1333382691-462322697_n 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一陣熟悉的旋律將我從夢中喚醒,迷茫的看著四周的景色,一秒後才反應回來,是在自家中的房間內。

感覺到一陣濕冷,身上的衣服與床單幾乎都被汗水浸濕。

這陣子不知道為什麼,睡覺的時候出汗量就特別的大,常常一醒來濕冷的很不舒服。

 

入伍有一個多月了,新訓在這周的撥交後,應該算是正式的結束了。現在的我,則是在步兵學校裡,學習專長訓練。新訓那時認識的夥伴(或者該說是鄰兵)們,也各自到了自己的單位,開始新的部隊生活。

實際上也是才剛到新的地方三天後,又迎接了入伍後第三次的休假,也是第一次的例假。

 

有時候回想起新訓的生活,會覺得很不可思議。但又不確定不可思議的是什麼,是終於熬過了新訓的生活呢?還是體驗到有別於以前沒有體會過的生活?

每當提到當兵時,男性長輩們總會開始談論自己的當兵時候的種種趣事,而我是不是之後也會像他們一樣,會去回味這樣的軍旅生活呢?

 

這幾年開始有意識,會去注意一些之前沒有注意到的事情,不再會把什麼東西事情都當成理所當然。

這一點我無法說明的很清楚,總之就是像重生了一樣吧。

 

但,今年八月開始,狀況就調適的很差。

做很多事情都做不好,情緒也越來越糟,腦內的想法不斷的冒出來,打亂一切的步調。

像是不斷的退步,卻找不到煞車的辦法。

想與不想,迴盪在腦海之中。

猜測、疑慮、不安等等,將自己團團包圍。

 

儘管知道,這一切都是自己所做的,卻還是無可自拔的陷入。

或許跟當兵有些關係,也或許剛斷了感情,受到的影響比自己想像的大。

自卑感似乎也隨之回來了,那個膽怯、畫地自限的我。

 

前陣子狀況真的非常不好。

連動筆都不想動了,發懶、墮落,不想前進。

明知道,寫出來,會比較好些。

卻遲遲不肯不願意,寧願被自己腦袋內的想法轟炸。

答案已經很清楚了,是自己不肯去面對而已。

 

沉醉痛苦之中的這段日子,常常在想是不是自己被剖成好幾個。

明明是同一個自己,卻有好幾個。

想要緊緊抱著,眼前的自己,嘴裡不斷的說著「夠了,夠了,可以停手了」,但又同時迷惘,該停些什麼?

 

要說現在的感覺的話,應該是糾結後鬆了一口氣吧。

當兵沒什麼,只是自己想成怎麼了。

分手沒什麼,只是自己還放不開罷了。

什麼都沒什麼,沒有所謂的困難,只是自己想得很困難而已。

 

很高興又開始拿起筆,或許寫出來的東西並不是那麼的開心,卻像是抒發一樣,將自己的一點一滴的寫了上去,整理出來,不再是那樣的凌亂。

至少比之前好多了。

 

可以寫,真得很幸福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toru小悟 的頭像
Satoru小悟

○●早安-曙光之美●○

Satoru小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