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若藍  

    綠蔭大道,高聳的樹兒們整齊的站在大道的兩旁,只是現在的綠蔭大道已經不「綠」了,取而代之是滿地的秋黃。
  樹梢上還殘留著幾片綠黃的葉子,大概在過不久就也會變成這大道的黃色地毯吧,前提是沒有被打掃人員清理掉的話。
  雖然才快下午五點,但是卻以經有黑夜的氣息,這季節的夜晚總是來的特別早,儘管現在還有一絲絲光芒,卻過不久就會降下黑幕,迎接夜晚的來襲。
  
  今天的課程提早結束,聽說教授好像要去參加姪女的婚禮,所以還沒到四點半就放學生走,順便自己也好提早開溜去做準備。大部分的同學都像是鳥獸散一樣,聽到提早下課,就與各自的小團體離開了教室,歡樂的討論等等要去哪裡慶祝這美好的夜晚,只剩下幾位少數同學還留在學校裡。
  找老師、社團、辦理一些特殊手續等等,各自有著各自的目的行動著,而若藍也是在這少數人之一。
  開學以經有一個多月了,若藍還是習慣獨來獨往,與班上的同學大多數都是點頭之交,只有跟少數較文靜的同學會多一些話,但是話題也僅限於課業,在班上算是很神秘的一號人物。
  與其他的女大學生不同,通常一年級的大學女生,都會想給班上同學好印象,每天都會早早起床,準備好一天的服裝儀容與裝扮,各個使出渾身解數,讓人不禁懷疑這是來上課還是來選美的。
  但若藍從開學後,就一直維持著簡單俐落的馬尾,一副看起來厚重的黑框眼鏡,寬鬆的T恤與活動方便的牛仔褲或是運動褲搭配,鞋子則一直都是那雙黑色的帆布鞋。
  一開始同學對於這一號人物感到很有趣,有些同學嘗試問過她怎麼這身打扮,但她的回答字數不多,簡單來說就是「方便」而已。
  當時還有熱心想幫若藍改造的女生們(外加少數湊熱鬧的男生),但是若藍表示很滿意,並不需要改變現狀。經過幾次詢問後,同學們也漸漸失去了新鮮感,對於班上有這樣的一個女生,也都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。
  
  這一個月來,班上的同學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小團體,只有少數幾位同學格格不入。但是那少數人中,大概就只有若藍一人對於團體生活不太感興趣,其他同學都忙著與一些小團體交流,希望能夠加入他們。若藍一整天卻都只有抱著書,與人交談都只有課業上的問題,其餘的時間幾乎都是一個人沉醉在書堆之中。
  當然在這樣一個小型社會中,也有一些雜音出現,說著這異類的精彩八卦,只是這樣的八卦大都不長久,因為八卦裡的主角並沒有太大的反應,最後這些謠言都默默的銷聲匿跡了。
  
  對於大家不再將目標放在自己身上的若藍,其實算是鬆了一口氣。學校的團體生活對她而言,可以說是她最不擅長的事情了。
  面對學校任何的科目,她都可以應付的過去,甚至還可以拿高分與獎學金。但是對於團體生活這點,可以說是她最大的弱點。
  以前在國高中時,曾經參與過團體生活,也有著自己的小團體,但是對於這樣的團體生活只是感覺到疲倦。明明就是在同一個小團體中,大家卻互相猜忌著彼此,不停在背地裡放著暗箭,明明是那樣的不愉快,表面上卻可以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,繼續生活在同一個環境。
  她很累,儘管她沒有參與這樣的潮流行動,但是卻聽了不少流言蜚語,也曾被抨擊過不少次。對於這樣的團體生活,她感到很疲憊,也應付的很煩悶。
  所以才決定上了大學後,拒絕與團體一同行動,不參與任何的小團體,在班上變成一個單獨的個體。
  對於可能要分組活動的課程,也都是哪一組缺人才補貼上去,完全是湊人數的一個存在。做好自己該做的部分,其他的一概不管,這就是她目前在班上的生活型態。
  
  今天下課沒有馬上離開學校,是因為若藍要去學校圖書館還書,順便看看藏書中有沒有自己感興趣的書。但是卻沒有找到她想要的書籍,從學校借的小說之後的續集不知道被誰借走了,讓她有些小小的失落。
  走在舖滿暗黃色枯葉的大道上,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,本來打算順便去買晚餐的若藍,突然想到昨天多買的麵包還放在租屋裡的冰箱內,就打消了買晚餐的想法。
  
  離開了學校後,又走了一小段路,若藍轉進了一條小小的巷子中。
  雖然學校有學生專用的宿舍,但是因為是四人一間,本身就不想要與人有太多糾葛的她,選擇了學校不遠的租屋。
  她居住的租屋在一條小巷子中,而這條巷子寬度只容得了一台汽車通行,在巷子中的房子大部分都是有點歷史的建築物,一棟棟的房子並列在一起,看過去大約最高也只有到達三樓高而已。
  有許多的人在這邊住了十幾二十年了,在這邊居住的居民大部分都有些年紀了,大約只要到了九、十點後,這條巷子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就寢了,所以晚上都會顯得特別的寧靜。
  而她租屋的房子是在巷子走進去後的第七棟,房東是一位老太太。
  這位老太太與她的大女兒住在這裡,大女兒離婚之後就搬回來與老太太居住,順便也在這附近找了便利商店當任起大夜班的員工。對於房東一家的事情,若藍只知道這些,而這對母女使用的空間不多,索性就把一、二樓變成宿舍,總共六間房間租給了就讀附近大學的學生們,而這母女倆就居住在三樓。
  若藍是居住在二樓。而二樓的格局是兩間面向前方,一間面向於後方,但是三間的空間差不多,也都有各自的陽台可以使用。
  她的房間是面向於前方的其中一間,本來隔壁是一位學長居住,但是她搬來沒有多久,這位學長就搬走了,這一個月也沒有沒聽說有人搬進去,就這樣一直空著。而後方的那間房間,則是若藍的從小到大的鄰居兼青梅竹馬的李陽,由於年紀相近外加上學區相同,所以幼稚園到高中幾乎都是讀同一所學校。但誰也沒有料到,居然連考上的大學都是同一所,雖然科系不一樣所以不同班,但是兩戶人家也沒料到居然有緣到這種層度。
  李陽的母親一聽到若藍也是同一間學校,而且聽說她打算自己在外租屋一個人住,馬上就逼著李陽也跟若藍一起去找房子。
  兩家比鄰而居,看著這對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李媽媽,很喜歡若藍這一個文靜的女孩子,所以一有機會就要李陽對若藍好一點,順便看看有沒有辦法變成親家。而這次聽到女孩子家要去外地一個人住,李媽媽愛若藍如自己的女兒般,當然放心不下。
  跟若藍的父母討論後,決定讓(逼)李陽也跟若藍一起找租屋,有個伴也比較安心。
  但李媽媽不知道,上了大學後,兩個人的科系不同,交流的圈子也相對的有所不同,就算住在同一棟大樓中,各自都待在房間內的話,也沒甚麼機會可以講到話的。
  對於李陽,若藍一直停留在國小時,還會手牽手一起上學的記憶。上了國中後,分散在不同班上,漸漸的接觸變少了,最後變成偶爾遇到打聲招呼的鄰居罷了。
  就算在上學途中遇到了,互相問早後,也都是一前一後的走著,沒有要繼續與對方聊天的意思。
  
  想起國小的李陽,誰也都沒有料到,上了國三之後的他,居然搖身一變,成了學校女生朝思暮想的帥哥。小時候的李陽,本來就是人見人愛的小可愛,青春期的他身高突然抽高,沒有了嬰兒肥後,消瘦的臉龐配上立體的五官,從可愛小帥哥瞬間升級成帥氣型男,一整個成了國中女生愛慕的對象。
  從那時候開始,若藍就更少與李陽接觸了。
  深怕一個不小心,讓大家知道她與李陽是青梅竹馬,整天都必須要幫忙代收情書。更慘的是,可能變成李陽粉絲團的箭靶。
  關係漸行漸遠的兩人,就算現在住在同一棟大樓裡,一開門或許就這樣碰見了,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到最後也只有點個頭、打聲招呼而已。
  
  李陽回到租屋的時間都滿晚的,通常若藍一下課就宅回房間了,而二樓只有他們兩人居住,所以有時候會聽到李陽回來開門的聲音,而時間大概都已經晚上九點之後了。
  
  但是,這天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件。
  
  若藍已經走到了租屋樓下了,卻發現了樓梯有影子在閃爍。
  是李陽提早回來了嗎?她心裡想著。
  打算打個招呼就回房間的若藍,當已經走到一樓往二樓的轉角時,映在她眼前的畫面卻讓她傻掉了。
  兩個人兒正在二樓樓梯口擁吻。
  若是平常看到別人接吻時,若藍可能只是紅了一張臉,默默的走了過去。
  但是現在的畫面已經超過了她以往的經驗了,等於是整個腦袋當機變成一灘爛泥,想動都動不了的狀態。
  兩個人是靠在牆上擁吻著,從若藍的角度看到的畫面,側面看起來像是外國混血兒的美型帥哥,正在吻著背靠著牆的愛人。而這個愛人,身形消瘦高挑,五官立體漂亮,而現在這兩個美型放在一起時,畫面真的十分的養眼。
  
  但是那只限於普通的狀況。
  若藍看到的正是她的青梅竹馬李陽與人熱吻。李陽是靠著牆上的那位,正深情的與混血美型男接吻著,手還直接掛在對方的肩上。
  這時,若藍真希望自己當時決定去買晚餐。
  
  或許,這樣她就不會看到這個畫面了。

(待續...)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toru小悟 的頭像
Satoru小悟

○●早安-曙光之美●○

Satoru小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