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13  

(圖片來源:網路)

 

一眨眼,已經步入了十一月了。

想起一個多月前,九月十七日入伍那天,就好像一場夢般。

 

那時對於當兵,當時抱著許多的不安、害怕、煩躁等情緒,與不斷的萌生、互相撞擊而爆炸的想法,把自己逼得更分不清楚該如何做。

試著想把這些拋棄,心想只要去接觸了,應該就不會亂想了。

可惜起初的前三天,狀況沒有變好,反而惡化了。

 

簡單來說,前三天就是大混亂、一團糟,完全摸不著頭緒,只能聽從上級指揮而行動,所有的步調只有上級知道,我們只能盲目的去完成指令。

非常的忙碌,幾乎沒有一點休息時間,整個軍隊都瀰漫著浮躁、鬱悶的氣氛,就算與其他人對上眼,也都沒有進行太多的交談。

從每個人的眼神中可以感受到對於當兵這件事情,滿是不願意的排斥感,就算現在交談,大概也只是互相取暖跟抱怨為何要來當兵這件事情吧。

 

這樣的情況,直到了第四天後,才漸漸的有改善。

可能是因為步調緩下來了,也可能是上級慢慢開始與我們講解與解決我們的疑問,讓整個緊繃的情緒稍稍鬆緩些。

這天開始後,部隊的成員才比較開始有交流。

 

軍中的日子…,或者說新訓的日子,大家的感情比較像是同是流落到此下場的一群人,該說是革命情感呢?還是說只是一群互相舔舔傷口、有苦同當的人群更洽當呢。

大家都有各自想做的事情,卻因為國民義務必須當兵,所以現在必須要償還給國家。

雖然是這麼說,但是這群男孩子,包含自己也是,都是很不願意當兵的那種人。

所以只要談到當兵這話題,大家還是一臉厭煩的模樣,誰也都不願意去接受這樣的事實,儘管自己真的已經在度過軍中生活了。

 

或許每換個環境都會有這樣情況,只是當兵這件事情與之前的情況相較下,大家都不願意快點去面對事實的情況下,更顯得嚴重些吧。

而且雖然說大家有開始交流,但是有些鄰兵在這一個月中天天在看與交談,卻到結訓後都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呢。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我是分隔線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懇親假前,雖然已經分好各自班是什麼班、成員有誰,但是卻大部分都是在出公差時才會談到話,所以我熟識的大概就是我前面座號跟後面座號的鄰兵吧。

而熟識的層度也只有閒暇時,因為座位在一起,所以一起談論一些話題這樣罷了。

 

真正跟自己班上熟起來的則是在懇親假回來後,才慢慢與班裡的大家熟起來。

就算知道彼此名字了,也不一定會叫對方的名字,而是叫分配的座號。

一個月,短短的,能夠交流的很少,這也是種緣分。

幸運的話,或許真的可以在這一個月中,找到可以聊得來的夥伴,就算這一個月後,也還是會繼續聯絡的朋友。

 

我的座號是37號,而在新訓中跟我感情比較好的,則是相隔一個號碼的35號-「邈」吧。

由於我們並不是連號,所以懇親假前幾乎都沒有講到什麼話。

我們開始有交流的時候,則是快要放懇親假的時候。

剛開始或許只是覺得對方人不錯,所以就各自交換了LINE,沒想到就因為這樣,居然到最後就成為了好朋友。

 

有共通的話題(英雄聯盟?),個性也都蠻直接來往的,所以幾乎都是有話直說,就是因為這樣,才會就算各自下部隊,休假時也會聯絡對方。

在結訓假時,我還直接殺去鹿港,兩人把鹿港主要有名的廟宇跟景點逛完了,跑去海邊吹海風大聊特聊。

 

結訓後,大家都各自到各自抽到的部隊,我跟邈也就各自前往自己接下來要去的單位,但就算是這樣,大概也不會失去聯絡吧。

畢竟他要上哪去找到像我這麼優質的朋友呢?是吧。(邈表示對這點非常有異議!!)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我是分隔線~~~~~~~~~~~~~~~~~~~~

 

撥交的時候,我才得知我並不是直接下部隊,而是要去到高雄的步兵學校受訓。

起初還以為受訓是因為在新訓表現不好,所以才要在去受訓一次,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我抽到的專長是必須先去受訓的。

果然還是不要想太多來煩死自己比較好。

 

到了步兵學校後,整個步調又打亂了。

但是卻不是因為太趕太急而亂的,而是因為到了之後,我們被晾在旁邊很久,前幾天集合起來後,填完資料後就是乖乖的待在集合場,等待下一個指令。

簡單來說,新訓是忙到不可開交,而來到這邊則是發呆到不知道該做什麼。

 

後來才知道是什麼原因。由於這次來受訓的人太多了,而且都是從各自不同的單位過來,所以幾乎前兩、三天都是在等待還沒過來的成員。

而已經到的成員,也不能就先開始進行課程,所以就只能時間到了集合,休息時間要我們去休息,直到人數都完全到齊。

當人數終於到齊時,也差不多是我們第一次例假的時候了。

 

這三天內的時間比較多些,所以相對了與鄰兵交流的時間就多了。

像是我號碼後面的鄰兵,外號「史迪奇」的小個子好人一枚,人很開朗愛笑,跟我湊在一起就成了『起笑』的笑點低兩人組。

剛排號碼在一起後,才聊沒多久就聊開了。同班的都說我們兩個連床鋪都在一起,常常在熄燈後才聽到我們兩個在笑。

我常常會對史迪奇開一些小玩笑,而他也很配合的照做,真的非常的搞笑。

(史迪奇:我被插了好多刀…)

 

我們班在交談後,意外的發現之後下部隊後,居然有四個人是同旅同營同旅的,當中的成員包含我、史迪奇,也就是說沒意外的話,就算下了部隊後,也還是有伴可以互相扶持。

 

目前當兵其實才算起頭而已,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可以體驗。

誰也不知道之後會怎樣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好像已經沒有像之前那樣的不安。

可能是因為有了夥伴,可以在之後的日子一起前進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結語分隔線~~~~~~~~~~~~~~~~~~~~

雖然當兵後有寫一些有關當兵的事情,但是都只有稍稍提到一些。

這次因為社長的提議,所以把軍中的生活在寫的詳細些。

滿想再出賣這些同僚的,但想想後還是算了,之後有機會在一起爆出來,或許會更精彩些。

還是有保留的部分,因為如果要寫的話真的寫不太完,太多了。

感謝大家觀看這篇阿。

久久交一次作業,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呢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toru小悟 的頭像
Satoru小悟

○●早安-曙光之美●○

Satoru小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